2017-01-11-23-32-25       

  (充滿無限矛盾的個人抒發,也算是對於第一次自助尚未成功、仍需努力的留念與交代。)

  年初到歐洲去亂花錢一個月,距離回來已經過了快二個月了,有一些關於旅行的想法,好像是時候可以稍微整理了。

  其實我一直是不敢宣揚或說嘴這趟旅行,實際上到底花了多少錢或做了甚麼,是一個不敢面對的狀態。一方面覺得自己好像沒有玩到,或是更認識自己,一方面是自己鑽牛角尖的個性作祟,太過於在意他人目光,我從出國前到現在都還在想著,我到底憑什麼、為什麼出國?之所以那時候買下機票,只是想去歐洲看看,並且搭上了卡達航空的促銷活動,完全是一個衝動購物的結果。在規劃整個行程時,我在想的不是我一定要玩個夠本,而是別人會怎麼想。才二十歲又沒賺錢的本事就跑去物價高昂的歐洲揮霍,到底哪裡來自信或特權?當其他同學都在忙著過生活或存錢還學貸時,我哪來的資格去歐洲?直到現在都還是無法說出一個說服自己也討人歡喜的解釋。不過,那時也真的只是覺得,我必須得離開,離開台灣,離開現在生活的地方或圈子,到某個地方尋找自己,就只是這麼簡單卻任性的想法。我把自己當作那些被迫離開小鎮的故事主角,以為只要離開事情就會變好,然後從此人生黑白變彩色。不過並沒有。

  事實上是,在這樣的歐洲行程中,我一刻都找不到自我:為了捕捉迎面而來也呼嘯而去的旅途風景,忙得不可開交,明明告誡了自己旅途中不要拍太多照片,腦子還是叫我一直拍;行前希望可以在青旅認識更多人,還是因為各種不可抗力之因素(旅行腹瀉或是我94內向),選擇了吃完早餐就回到房間戴耳塞睡覺;又或是希望理解更多關於旅行地的故事,做個幾天的當地人,最後依然走了觀光客路線,拍照打卡,走人。基本上是一個非常中產階級、非常布爾喬亞式的噁心的路程。還有好多這樣的事情發生,特別多的遺憾與失望,關於個人的,或是關於城市的,各種。聽人說旅途因為有遺憾而美,才怪,對我來說,旅途的遺憾是自己在最糟的時間遇上了美好的人事物,而自己無從留念或感受,可能是我自己特別不走運吧。

2017-01-25-13-25-44(攝於柏林SXF機場,應該是航班起飛前半小時拍的,連託運都還沒但忙著裝憂鬱。)

  問我說去這趟歐洲自助開不開心,礙於場面我會說開心,畢竟也是實話,歐洲太值得一去再去,可能一輩子都去不完。但如果是我自己對於這趟旅行的回顧,我大概真的是去浪費錢,因為我什麼都沒學到,關於那些背包客棧所分享的旅遊之道,那些旅行的美好或更認識自己,我都沒能在這趟學會。在倫敦的嚴重腹瀉、柏林第一晚有錢也買不到晚餐的窘境,或在米蘭的早晨大雨離開旅館,這些旅途上的徹底自主,我只想說旅遊他媽的才不美好,歐洲他媽的才不美好,人生他媽的都不值得留念。

  這些遺憾越想,越只有生活感。所謂的出國,大抵也只是去另一個地方過生活。沒有一定要去的景點,沒有一定要吃的餐廳,沒有一定人生要這樣才沒錯,也沒有從此如此或如何,那些旅遊書上告訴我們的迷幻,都只是他人的日常。而迷幻本身也並沒有騙人,都是自己多了情。我本來以為我在花蓮上學就夠獨立,殊不知在歐洲一個月才有了獨立的精華版本,然後就更絕望的知道自己不會生活了。

  現在想起歐洲,我只想到的,是在葡萄牙青旅與人亂聊的夜晚,即便知道彼此再也不會相見,也不覺遺憾,因為彼此都在路上,都是同路的人。如果人生不值得留念,旅行可能是確認自己還正在航行,或證明生活一直都存在的殘酷紀念。

  不過不得不說,從歐洲回台灣,屬於自己的生活,才剛開始,如蹣跚學步或牙牙學語。而他人早已在演說或馬拉松了。

IMG_20170126_165527(攝於里斯本商業廣場,是個容納所有「人」的一隅,只有生活感。)

創作者介紹

Un

小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