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身為偏鄉的子民,也真的是很難討厭花蓮這樣個悠閒自適的地方,永遠都看不膩的校園與七星潭,雖然總是在抱怨著靠杯又是這裡那裡那樣的熟悉感。但其實本質是疏離的,甚至有點陌生,不過大概也像課堂上老師講的那樣,四年短短的時間,只要在花蓮,花蓮一定都會在生命裡產生點影響。也大抵上是這樣的一種熟悉的陌生人的情緒,對於理應充滿活力的大學生來說,花蓮卻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花蓮是一種偏鄉的概念應該是無庸置疑,其實非褒非貶,純粹只是一個國家區域性的描述。從偏鄉的角度出發,不管台灣哪個地方來這裡讀書的學生也都應該可以感受到其不便利或是不被重視之感,從街上時薪不符法規到校園經費申請或系上活動申請之侷限或八卦,可見端倪。不過我最近好奇的是,身在東部的我究竟是夠努力了在這裡讀書,還是只是為了遠離都市繁忙卻有充滿機會的生活,然後以偏鄉就是機會比較少為由,當作一種逃避的邊緣型避暑/避寒山莊?

  也差不多是半腳踏入社會職場的心情,從校園現場走進職業生涯的交錯點,疑惑了一些事。感覺人在邁進了某些零的關頭都會是一種焦躁感,對,不是焦慮或擔憂而是焦躁。這學期開始幾乎日復一日地從校園往返市區去連鎖店面打工,開始很少交際、參與校園事物甚至在作業上,純粹覺得需要一些經驗,也覺得自己需要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可能是一些學習或啥的。不過其實也是有點百般不情願,雖然的確不想當啃老族,但畢竟被餵養了將近二十年,父母開始學會放手,小孩也是要經歷那段被放手獨立自主的尷尬不適應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若有父母給的午餐身為小孩幹嘛不要啊?誰不想要只當小孩錢來伸手、飯來張口?說真的,我不相信有人不會不拿免費的東西,只要是以正當的方式。不過倒也是因為覺得對不起自己,身為人內心的尊嚴在一些紛擾當中被開發,自己賺錢真的是有成就感的。在這日復一日的火車行進間,也能夠理解日本人在電車上的擁擠實況,日復一日的通勤,日復一日的吃著同樣的木盒便當,可能最大的勇氣是多花十分鐘等一份現煎的鍋貼然後急忙地趕在列車交會或延遲的空檔搭上車,然後在日復一日的包裝退貨與補貨之間,無意聽到同事間在職場上的爭風吃錯或是勾心鬥角,或是單純的對生活的焦躁,完美的隱藏在不經意的對話當中。

  突然覺得有點可怕,可怕的是這些在店裡上班十幾年的員工,竟也在這十幾年當中替別人工作揮霍了自己的時間而為公司或客人服務,學會了如何應對、如何投機、如何在適當的時間和同事說壞話或是坦誠相告。可怕的是這種日復一日,機械式的心理勞動。其實我是滿相信資本主義的,應該說,相信種瓜得瓜這樣的概念,有付出就有收穫,有土斯有財。不過同時間,資本主義中那樣的壓榨、剝削在課堂上遙不可及的理論延漫到我的日常生活,成為了一種荒謬的花蓮風光。但更讓我感覺到可怕的是,我在這些員工的身上看見了死掉的靈魂。他們已經到了所謂的適婚年齡,卻依然在擔憂身邊的伴侶不夠穩定,或是依然在擔憂這份作了十幾年的工作,會不會因為流言蜚語或是小事差錯就被主管或上司炒魷魚。最美好的假日他們在工作、點貨,因為貨物永遠都不會有不來的一天,理應好好放鬆的排休日只有一天,卻也只是睡覺吃飯與滑手機,不時還會被主管的LINE給釘,最奢侈的可能是跟愛人去逛個街,但還可能吵架收場。

  我比較驚訝的是,他們也都是有基本的學歷,也都是有人生的理念與想法,但他們被困在了這裡,一間小小的倉庫,一個都市聚落定義悠閒的城鎮。聽人說,選擇離開不是因為要離開,而是覺得不能再待下去。其實後來想想,覺得這句話本身就有一定的毒性,反映著的是死掉的人生。其實這些員工還有更多的機會,也可以有更多的選擇,但好像在人生的四零或三零之類的關卡,人們選擇了繼續。繼續什麼?不知道。所以,到底是我夠努力的在花蓮生活,還是我只是覺得因為夠努力了所以我覺得可以了,可以差不多有死掉的人生了?而是不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可以了」,所以可以以此為由,然後大說特說學校的課怎麼樣,或是這個社會不公不義?我只是突然覺得,人們好像會因為習慣或是選擇了某個選擇,而被困住,留在原地了。那個習慣是責任嗎?還是現實的殘酷?可是我得出來的結論是:蛤~好懶喔就這樣吧,反正還可以啊。

  有時候,甚至是大多數時候,我覺得人就是很煩啊,覺得花蓮就是資源跟機會少啊,覺得念文學很沒用啊,覺得怎麼那麼少實作課都學術性就好啦云云,反過來想想,也只是因為自己不想再準備轉學,兩手跟口袋空空,覺得強人太多而不如歸去的心態。所以我還是沒有選擇去做電影,大概也是擔心如果真的去做電影不利而自己誰也不是了吧。我還是很喜歡文學或是電影所帶給我的一些生活經歷或體悟,還是很喜歡電影人跟文學人那種看破紅塵、解析人生的寶傑關鍵時刻,學姊說的那句「成長就是不會再有人稱讚你到底做得好不好」也對我是震撼。不過,也許因為覺得「做夠了」這樣的想法真是夠了,所以要開始找一些事吧,可能是有限的或是無限的,雖然也要二十了,可是也許還是年輕的吧,希望大家都是如此的。也許還是那種離開慣性,只是因為覺得不能再待下去。

  真正的獨立自主,可能是大家都願意放開手讓你自己走,你亦愉悅地不蹉跎光陰與步伐。而人生最大的殘酷與懲罰,就是成為你自己。

創作者介紹

Un

小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