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shed  

Smashed, 2012, 85min, USA, James Ponsoldt

  我常常覺得美國無法像日本那樣,把兒時記憶和童年遊戲描寫的很動人,像是進入了回憶隧道般地感動和貼身,當然這總是因為刻板印象和觀影經驗缺乏而導致。然而,美國電影─不管是獨立製片還是商業片─創作者對於身處國家的人事物卻是觀察透徹,甚至挖苦嘻笑一番,也總在結尾給予同情與樂觀結局。《醉生夢醒》就是這樣的電影。

  從電影開頭到結束,幾乎全是手持晃拍,也幾乎是不修邊幅的演員與台詞,確實讓我在開頭有點厭煩(不知道為什麼,我向來討厭電影角色過於頹廢,除非是已經廢到一個不行的地步),可是,在那沒有大起大落或煽情拔辣的日常片段裡,散發出難以抵抗的閃閃光亮,簡單且俐落讓觀者直接進入電影裡。我想,這大概是近期日舞影展最棒的收穫之一,也是目前看到很舒服的片子。《醉生夢醒》會好看的地方,就在於他非常非常地誠懇,太喜歡這些不假修飾的一切!導演對於整部片所釋放出的誠實與成熟令我非常吃驚,女主角瑪莉伊麗莎白溫斯坦(Mary Elizabeth Winstead)的演出,樸素上場,情感戲收放自如而且細膩,太多的瞬間表情都被她所觸動,純真動人的演出,絕對可以透過本片拿下一座獎。

  電影本身所要訴說的,是關於「誠實」和「負責」這兩件事。長大,並不代表開始會對事事負責、對人群誠實。就好像凱特跟查理這對夫妻,除了某幾個時分清醒工作,其餘時間就是喝酒再喝酒,沒酒了就把其他的酒喝光或者出門買酒。是的,他們長大成年結婚了,然而他們有對自己的人生做任何打算嗎?就好像當凱特決定改變的時候,她依舊存在於她情急之下的巨大謊言,總覺得只要停止就有改變一切的機會,然而這樣真的就是誠實了?我不禁以電影去對應現在不斷在討論的22K還有政府執政之事,人總會站在高處批判別人的作為,可是我們真的可以俯仰無愧,覺得自己誠實負責嗎?當你在批評拿的薪資太少工作太多,你真的有資格說你工作的時候用心努力到底嗎?當我和同學在說這位老師這些校規有多麼討厭的時候,我真的有資格說我有做到學生的本分、為自己闖下的大禍負責嗎?這是一個非常需要被檢討的事,因為真的有太多時候,自己沒有對得起天地。

  我也喜歡在「改變」這件事提出殘酷的另一面。看到很多勵志電影總說著只要有心就能改變,然而事實上,改變是件難事。導演透過凱特的婚姻、工作和生長家庭,很是精準的展現改變之後,必須面對自己以往做出的事物和親人依舊陷入其中的慘狀。地球不會因為你改變了所以往反方向轉,他持續在軌道上運行,那些逃避的行為,都是萬萬沒想到的,最難以處理的地方。

  導演沒讓電影的其他配角成為裝清高的討厭鬼,也沒有讓酗酒這件事,成為一個不可諒解的脫序行為,人都會寄情於某些事物的。也許是愛情或工作,也許是菸或酒,然而寄情於某,逃避了困頓生活。但是有一天,我們會感謝突發狀況所引起的人性反應,重新思考一遍。最後凱特說:「要為自己改變」,就算夢醒是多麼的痛苦不堪。

地點:國賓長春電影廣場
時間:2012/11/07(三) 21:00
座位:Row 10, No 14


創作者介紹

小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