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政治媽媽》的時候,我的腦袋裡只有「超好看」塞滿整個細胞,不時內心還跑出一堆髒話證明我對他的好!豈止是超好!已經很久沒在看表演時這麼感到痛快愉悅和激動了,從開頭到結束都是滿滿的雞皮疙瘩。

  《政治媽媽》是一個很顛覆也很挑釁觀眾的演出,侯非胥開發了很棒的演出模式,大量震耳欲聾(這樣形容似乎很勉強)的搖滾音樂和刺激眼球的暗場與燈光,考驗舞者對於環境的適應以及觀者對於種種不舒服的感覺。無疑的,這樣的形式一定會引發不少爭議,但是我是極為喜歡這樣的表演的,而且在看完表演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比較喜歡看舞,編舞家利用肢體舞動去形容一些日常動作或內心顫動,不需要任何語言,幾個動作就會直接進入觀者的心裡,比起戲劇的大量對白情節要來的精簡、爽快許多。不同以往的表演最讓人擔憂的是眾多的內涵會沉溺於某一個元素,但是侯非胥並沒有讓這種情況發生,他完美的注入技術並不讓其眾聲喧嘩,讓舞的連貫性和震撼力道更有勁。

  謝克特說他的這齣作品並沒有任何政治意圖,確實,不如將這份演出當成是曾在以色列集中營待過的他的回憶,忠實將他當下在那裡的憤怒不滿、無奈苦悶心情編成舞步,就好像九把刀把那些年追女孩寫成小說,純粹是抒懷發想,只是演出所呈現的,和名稱有個「政治」,自然直接認為有政治發洩。當然,我自己也看見了不少關於政治的東西,謝克特很是精確的使用群舞和獨舞,還有肢體的抖動以及大動作,強調對上位者有苦難言的悲傷,一開始的武士自殺,更是直接和之後的舞蹈切合主題,從頭開始,就沒有變過的國家體制,拆解社會裡的不安和機制的問題。有趣的是,當巨大的搖滾樂在轟炸耳朵的時候,我看見我坐位前方有不少人摀著耳膜,拒絕去聽那些吵鬧的聲響。這個反應漂亮契合、對比了舞台上的演出內容,那些音量和煙霧,是繁雜的人民聲音,是上位者不願傾聽的反應,而坐在台下的觀眾不也是某種程度的上位者嗎?『Where there is pressure there is folkdance』(哪裡有壓力,哪裡就有民族舞蹈),當舞台出現了這幾個字,英文不好的我自個解讀,壓迫在哪,那裡就有民族,所以舞台上的煙霧、噪音、明暗燈光照射,都是必須存在的不滿和狂躁,唯有如此,國土才有產生的可能。

  謝克特確確實實地拋除了我對舞蹈的難解,讓我對看舞這件事充滿興奮與熱情,視為偶像的想法油然而生。只是整個演出觀畢後,儘管他沒有讓所有的東西過於突出,不過可以發現音樂占了很大的比例,是直接帶著舞蹈運行的,那這樣還能稱「舞蹈」嗎?音樂自然是必須跟舞蹈結合,但是音樂太過明亮,那去聽搖滾音樂會就好了不是嗎?謝克特近期發表了「編舞家版」(The Choreographer's Cut),在表演裡加進更多的舞者跟樂手,還設置了搖滾區,我覺得這樣相當商業化,而且,音樂為主,舞蹈為甫的演出,間接削去了舞蹈肢體本擁有的撼動與意義。

地點:國家戲劇院
時間:2012/03/17(六) 19:30
座位:Row 3, No 25 (2F)

簡單來說就是非常爽非常高潮的表演,沒看到現場整個是可惜啊!!!

創作者介紹

小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